完整版【大小姐的神级护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2/25 12:07:21 来源:网络

小说名字:大小姐的神级护卫

第9章 偏向虎山行

“多了不起?”周玄武故意说,“其实嘛,多了不起也谈不上,只不过她爸爸叫燕白川,是蜀东首富,她伯伯叫燕百洲,是蜀东武警司令,少将军衔。网站tou-tiao.net

“靠,这么牛!”心理素质超好的秦少虎也顿时被雷住了,他本来还以为燕雪娇可能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低调的在超市里体验生活,哪知道来头竟然如此之大,那完完全全是上流社会的人啊。

周玄武说:“所以,你该知道自己想得有点多了吧?你跟她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你为她来得罪霍无用,是你这辈子最糊涂的决定。”

“最糊涂的决定?”秦少虎笑了笑,“恰恰相反,我还真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和这个号称人中之龙的霍无用争一争。”

“你不会是动真格的吧?”周玄武的语气显得格外担心。

秦少虎说:“真的,当然是真的。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人,如果自己都没勇气去追求,担心被拒绝,害怕情敌的强大,那算什么男人,你知道怕从来都不是我的个性。完整版【大小姐的神级护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何况现在看来,这个燕雪娇真是令我各种满意,我要定了!”

“靠,秦少虎,你在我面前的话我真想抽你。”周玄武有些生气起来,“你平常是多冷静,遇事沉着稳重的一个人,怎么突然没长脑子了?”

秦少虎问:“我不过是争取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就没长脑子了?”

周玄武说:“其一,你和燕雪娇悬殊太大,而且燕雪娇眼光很高,不可能看得上你,你完全在一厢情愿;其二,霍家是蜀东的神话,势大力大,你武功再高,也难抗衡;其三,你不要忘记你现在面临着什么样的危机,逆天组织的全球追杀令,可是有成千上万的杀手和一个亿的悬赏在等着你这项上人头!”

“这个嘛。”秦少虎略想了想,“你说的第二第三倒有些道理,可第一点我却不认同,因为我恰恰觉得燕雪娇跟我有那么点意思,所以我才决定和霍无用争到底。而也只要这一点,第二点第三点我都不必在乎,男人一生,永不可能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懦弱。至少,我秦少虎如此!”

“你说燕雪娇对你有意思?”周玄武充满质疑,“我没有听错吧?”

秦少虎反问:“你觉得以我的个性,一个女人要对我没意思,我会为她去玩命吗?”

对于秦少虎的人品,周玄武真的无可置疑,曾经在特种部队的岁月,秦少虎一直都是他的榜样,可这件事他还是心存怀疑:“我倒想听听,燕雪娇对你有什么意思了?”

秦少虎说:“细节我就不跟你说了吧,只说一点,我晚上约了她一起吃饭,她答应了,你觉得这算是有意思吗?”

“真的?”周玄武还是不信。

秦少虎说:“别不信了,等着哥把女神搞定,祝福哥吧。”

周玄武一声叹息:“这件事太突然,也太不可思议。来自tou-tiao.net不过既然真是你的决定,我都无条件的支持吧,但你还是得悠着点,霍无用其人,超乎想象;霍氏一族,近乎神话。”

秦少虎说:“我会有分寸的。”

挂断电话,秦少虎那颗即便超强的心脏也忍不住激烈的砰砰跳动,他真没想到,燕雪娇长得那么漂亮,还有这么大来头,完完全全女神的档次了。但他知道周玄武绝不可能会乱说。周玄武,曾是他在“强龙之师”影子特种部队时的亲密战友生死兄弟,后因负伤退役。

因为影子特种部队执行的都是绝密任务,关系到国家利益和战友生命安全,所以有特别规定,任何成员退役都必须断掉跟战友的联系,把自己的身份脱离出来。

周玄武退役的时候,跟秦少虎就没联系了。完整版【大小姐的神级护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结果,在秦少虎因为刺杀“逆天”首脑的情报泄露而隐身蜀东时,竟意外与周玄武重逢,虽然几年没见,也不曾联系,在得知了秦少虎的危险情况之后,周玄武仍豪言壮语,如果秦少虎的惊天杀机来时,他会和兄弟一起并肩作战。

诚如当日誓言,一日是兄弟,一生是兄弟。谁若相叛,其罪必诛。

当秦少虎在蜀东闲着没事,以“狼侠”身份锄强扶弱时,所有的恶人资料都是周玄武秘密提供给他,所以,他对周玄武有百分之百的信任。

只是,秦少虎那波澜壮阔的心里还是有些恍惚,女神般的燕雪娇,是真的对他有意思吗?他肿么突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下午五点半,沃尔玛超市的下班时间,秦少虎早打听好了,准时给燕雪娇打了电话。燕雪娇故意说:“我说了晚上不跟你去吃的!”

秦少虎问:“真的吗?”

燕雪娇说:“是真的又怎么样?”

秦少虎一声叹息:“还能怎么样,只能自己难过呗,好不容易喜欢个人,结果碰了一鼻子灰再被泼了一瓢水,还是冷水。受这么大的打击,只怕以后都不会再爱了。天天头条网

燕雪娇还是故意说:“那你别爱了就是。”

“那行,咱们后会无期吧。”秦少虎说着便挂了电话。

“嘟嘟嘟……。”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燕雪娇有些懵,本来,她知道秦少虎喜欢油嘴滑舌,她故意逗秦少虎玩玩,结果秦少虎当真了,把电话挂了!

难道她能把电话打过去,说自己是开玩笑的吗?那也太被动了吧?但如果真就这样和秦少虎没来往了又未免可惜。毕竟她还是喜欢秦少虎的,虽然真的说不出有什么可喜欢的地方,长得虽然可以,但谈不上帅,会点武功,但她见过的高手多了去了,而且还是个煎饼的,没什么前程可言。

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男人,可她就是觉得跟他相处的感觉很好,喜欢他那种表面很痞,其实很靠谱的感觉。天天头条网

哎,也许是彼此没有缘分吧,有些人注定只是生命中匆匆的过客,她好歹也是燕家大小姐,能看得上秦少虎已经不错了,不可能还要向他妥协的。

只不过,让燕雪娇没想到的是,这只是秦少虎欲擒故纵的计谋,更出乎意料的在后面。

第10章 上八珍

收拾了下东西,燕雪娇走出超市,准备去左侧一百米远的麦当劳吃点便当。

“哟,真是巧得很啊,一个不经意就遇见了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吗?”燕雪娇正走着,秦少虎竟然迎面而来,笑容灿烂的和她打招呼。

燕雪娇有些愣,真有这么巧?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你就是专门来找我的吧?”

“专门找你?”秦少虎问,“你们职工宿舍在超市的另外一边,我来找你也应该是从那边来吧。而且,起码也应该坐个出租车吧?”

倒也是这么个理,燕雪娇说:“就算是碰巧遇到,那又怎么?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吃东西了。”

女孩子,总是有点小性子。

“吃东西,好啊,正好我也准备吃,一起吧,我请。”秦少虎就坡下驴。

燕雪娇没好气:“我自己又不是没钱吃饭,为什么要你请。”

秦少虎说:“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我刚才想着会路过你们超市,如果还能遇见你的话,那肯定是我们有缘,我一定好好珍惜这个缘分,就算你不喜欢我,起码也要争取再和你吃顿饭,毕竟,难得喜欢上一个女孩,管它厚脸皮还是有勇气,是碰一鼻子灰还是被南墙撞破头,总得试一试,不然我自己都瞧不起我自己了。”

燕雪娇故意刁难他:“可我就是不跟你一起吃饭,不愿意理你呢?”

秦少虎说:“老师教的,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人生许多事,只要做过,努力过,即便无所作为,起码不会后悔。我喜欢你,所以我要告诉你;我在乎你,所以我要争取。”

这秦少虎,真是越来越让她觉得喜欢了,虽然十足的屌丝样,却一点也不让人反感,很讨人喜欢。

“行,看在你还读过书的份上,我就给你个面子,让你请一顿饭好了。”燕雪娇借着这个台阶就下了。

而且,秦少虎的话确确实实触动了她心中柔软的那一部分。

她虽出身豪门,却讨厌当寄生虫,觉得人生要有梦想,并且脚踏实地去实现。所以,她才会脱离家庭的光环,到沃尔玛这个国际性的连锁超市里当导购员,就是为了体验生活,了解顾客,为以后自己的创业打基础。

“多谢,多谢。”秦少虎装出很感激很高兴的样子,“请问燕大美女想吃什么?”

“吃什么?”燕雪娇眼珠子狡黠地转了转,“今天可不是麻辣烫能忽悠得了,我要吃海鲜!”

“海鲜?”秦少虎倒吸一口凉气,但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机会,大出血就大出血吧,豁出去了,“行,海鲜就海鲜吧。”

燕雪娇倒有些意外秦少虎的爽快:“你可得想好了,吃海鲜很贵的,而且我可能还要点上八珍,一顿搞不好要几万块。”

“上八珍什么东西,一顿要几万块?”秦少虎其实知道,但装着无知的样子。

燕雪娇说:“譬如燕窝啊,熊掌啊,驼峰啊,猴头等等的。”

秦少虎忙说:“那可不行,熊啊,骆驼啊,猴子啊,都可是国家保护动物,我们应该爱护,怎么还能吃呢,我可绝不做那种为了一己之私而残害生命甚至还触犯法律的事情。”

“是吗?”燕雪娇半褒半贬,“看不出你还是个好人。”

秦少虎说:“也不算好,只是不坏而已。”

“哟,看不出你还谦虚上了。”燕雪娇的话里始终有些嘲讽的意味,然后话锋一转,“也行,那就吃燕窝,鱼翅吧,这可是合法的。”

“怎么,你就非得要敲诈我一笔?”秦少虎问。

燕雪娇说:“你不是说喜欢我吗,拿出你的诚意来啊,你看电视里那些男人喜欢一个女人都是拿身子去挡子弹的,我还不要你冒那么大的险,就是破点费而已。”

秦少虎说:“你也说了那是电视,现实里,一个男人不去朝三暮四,能对女人负点责就不错了。”

“你要跟那些人渣比的话,趁早不要跟我说话了。”燕雪娇佯装生气,抬脚就走。

“好好好,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秦少虎知道凡是大小姐,总有点任性,但只要在一起了,也就服服帖帖了,便做出妥协,“今天就算倾家荡产,债台高筑,我秦少虎也一定请你吃顿高大上的晚餐。”

燕雪娇一点也不仁慈,直接说去“御厨楼”。秦少虎知道,那可是蜀东五星级饭店,最低消费都在两千元一餐。

当然,那只是最低消费,如果要随便消费的话,万把块很快就不见了。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他已经只能仰天一声长叹:“看来,我真的要债台高筑了。”

燕雪娇说:“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秦少虎很坚决:“在我人生的词典里,从来都没有反悔这个词语。”

边说着,拿出电话,给周玄武打了个电话过去,直截了当地找他借一万块钱,说有点急用。

打完电话再看着燕雪娇问:“借一万块,够吃一顿吗?”

“你真找朋友借?你自己没钱吗?”燕雪娇有些不信。

秦少虎说:“卡里还有两千,估计不够在御厨楼那样的地方吃一顿。”

燕雪娇还是不信:“你煎饼生意挺好,应该赚不少钱吧,就两千块的家当?”

秦少虎说:“钱倒是挣了不少,可为人太豪爽,都用了,没存得上。”

燕雪娇说:“我以为你卡里怎么都还有十万八万的呢,结果就两千,我还让你请吃海鲜是不是过分了点?你都还单身一个人,以后还得娶媳妇,没钱的话怎么娶?”

秦少虎笑:“如果实在没人愿意的话,要不你就凑合一下吧?”

燕雪娇从鼻孔里哼得一声:“想得美,慢慢做白日梦吧。”

其实,她心里那个时候有些纠结,要不要放弃去吃这顿海鲜,毕竟秦少虎都穷成这样了,等于是在他骨头里榨油啊。可她又想看看秦少虎到底是不是有这么大方,这么舍得,或者愿意这么为她付出。

最终,她还是没有心软。

她又不缺钱,先让秦少虎请了,到时候只要她证明了秦少虎的人品,跟了他,他所有的债务还不是她举手之劳就能解决的事情,就先刁难一下他,试探一下他。

其实,秦少虎何尝不清楚这根本就是燕雪娇的试探。

以燕雪娇的身份,什么样的山珍海味没吃过,会要他一个卖煎饼的来请?若是一般女孩子这样要求,他肯定会认为是“酒托”或者“饭托”,或者叫做饮食诈骗犯,但燕雪娇绝不会是,那就只能是试探他了。

反正,只要能把燕雪娇追到,管它是上刀山下火海,还是倾家荡产,他都豁出去了,男人一辈子,再怎么拼命,不都是为了女人么?

第11章 和女神的约会

出租车才在“御厨楼”停下,秦少虎的手机信息就响了,他拿出电话一看,是银行卡的信息,显示转入一万元。他当即称赞:“果然是好兄弟,说借钱从没半个不字的。”

燕雪娇还不信:“钱真转进来了,我看看。”

秦少虎把信息给她看了。

燕雪娇说:“还有人愿意借钱你,看来你的人品也不算太差。”

秦少虎不满了:“什么叫不算太差,是根本就不差好不好。虽然我借钱从来没还过,但只要开口,朋友都还是会借的。”

“什么?你借钱从来没还过?”燕雪娇一脸鄙视,“你还说得出口,还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秦少虎说:“没还过又不代表我不还,朋友都理解我,现在收入少支出多,早晚我会发达,那个时候加倍奉还。其实呢,做朋友也好,谈恋爱也吧,不要计较得失,不要打算盘,而是要学会理解,有为对方着想的精神,才会玩得愉快,你觉得呢?”

燕雪娇只能一声叹息:“我真是一生不服人,不服你不行。连厚颜无耻都这么头头是道条条是理,你绝对是个人才啊!”

秦少虎笑:“虽然我听出你话里有刺,但我只能当作是称赞了。”

两人调侃着走进“御厨楼”。

燕雪娇毫不客气地拿着菜单点了燕窝和鲍鱼之类的名贵菜,边点的时候用眼角余光留意秦少虎的反应。

结果大出她意外,秦少虎根本就没在乎她点什么菜,而是好像乡巴佬下街一样,看着房间富丽堂皇的装修,格外新奇。

燕雪娇觉得心有不甘,点完菜还故意刺激他:“其实也不算多,我估计了下价格,也就八千多的样子,再喝点什么,一万块左右吧。按照你的煎饼价计算,三块钱一个,煎三千个的样子就够了。”

秦少虎说:“你算错了。”

燕雪娇问:“怎么错了?”

秦少虎说:“我卖三块钱一个,有一块是本钱,一个饼只能赚两块,所以要卖五千个饼才够你吃这一顿饭。”

“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燕雪娇死死地盯在秦少虎的脸上,“花这么多钱,为什么我一点也没有看到你的心疼?”

秦少虎说:“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我心疼它干什么,赚钱本来就是为了用的嘛。”

“好土豪,好任性的感觉。”燕雪娇只能这么感概了。

她确实越接触越了解却越是弄不懂秦少虎了,心里的疑惑也更深,秦少虎绝不可能只是一个卖煎饼的,从他的言谈举止可见,他的品行,他的气度,他的气场,都隐隐地透露出一种不俗,不凡。

会不会秦少虎也跟她一样,看似普通人,其实另有身份?如果真是的话,那他们可真是绝配了。

没一会,菜上桌来。

秦少虎装傻充愣的问燕雪娇哪样菜最好,燕雪娇一告诉他,他就把那菜往燕雪娇的面前端,还说:“桌子这么大,你夹不到菜吧。好不容易才能请你吃一次贵点的,好的都给你吃,我吃点差的凑合凑合就行了。”

燕雪娇忍不住笑:“不用端了,这桌子是会旋转的,转一下,菜就能到自己面前了。”

虽然她觉得秦少虎有点二,可心里还是觉得挺感动,挺温暖。她开始确定,她是真的喜欢上这个有点二有点痞又有点正能量的男人了。和他在一起,有种特别的亲切,有种特别的愉快,这是她在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

第一次觉得,和一个男人如此的亲近。

也许,这就是爱情,喜欢和一个人在一起的感觉。而就在两个人的感觉在不知不觉中慢慢贴近之时,另外一边的角落里,正有一双如黑蝎般的眼睛在盯着他们。

愉快地吃完大餐,秦少虎和燕雪娇走出“御厨楼”,已经是晚上八点,华灯初上之时,燕雪娇满足地轻抚肚皮,故意感慨:“啊,真好吃,吃得真饱,要是天天能吃这么美味就完美了。可惜太贵了,一顿吃了九千八,如果不是生在富豪家里,真吃不起。”

她看着秦少虎:“刚才买单的时候是不是很心疼?”

秦少虎说:“没有,我觉得很开心。”

“很开心?”燕雪娇不解,“花那么多钱还开心?”

秦少虎说:“当然了,你开心所以我开心嘛。”

燕雪娇觉得心里跟吃了蜜一样:“那以后你就多为我花点钱,我就很开心了。”

秦少虎回答得很爽快:“没问题,接下来你想做什么,只管说,我还愿意继续为你效劳,这辈子只要你高兴的,我都义不容辞。”

“真的吗?”燕雪娇问。

秦少虎说:“当然是真的。”

燕雪娇转着那大眼睛,想了想:“刚才花得已经够多了,不能再来得那么猛,找点低消费的玩,看电影,还是去游乐场玩,你选吧。”

秦少虎顿时心中嘹亮,燕雪娇这是在给他机会呢,当即便说:“还是去游乐场玩吧,看电影太单一了。”

其因为在游乐场玩,气氛会更轻松更欢乐,更重要的是会有一定的肢体接触,能让两个人的感觉来得更快,说不准今天晚上就能把手牵上了。

燕雪娇也答应。

当下,两个人就坐了辆出租车,说到蜀东市中心的泰迪游乐场,那是蜀东最大玩法最多的游乐场了。

而在出租车上的时候,秦少虎发现了后面有一条“尾巴”。

一辆银灰色的商务车,从“御厨楼”开始,跟着秦少虎坐的出租车过了好几条街,只是,那跟踪技术很拙劣,出租车司机的技术相当不错,车开得也快,那辆商务车在后面努力的超越挡在前面的车子,巴不得跟在出租车的车尾才稳妥。

不过秦少虎却直觉不是霍家的人,其一,霍家的人不会这么差劲,其二,霍家的车子不会这么差,其三,他们不会在有燕雪娇存在的时候对他动手。

如果不是霍家的人,又会是什么人呢?针对他,还是燕雪娇?

管它的,看这跟踪技术就知道,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秦少虎装着全不知情,不想坏了跟燕雪娇玩的兴致。

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他的一时疏忽,竟然生出了大事来。

第12章 神秘绑架

出租车到游乐场后,秦少虎便跟燕雪娇进里面去了,他注意到那辆跟踪而来的商务车在路边的停车区停下,从车上下来了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男子,贼眉鼠眼的,跟着进了游乐场,后面又有两个相对结实点的男子下车。

几人装着不认识一样的分散着,目光却都毫无遮掩地盯在秦少虎和燕雪娇这边。

真是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秦少虎心里暗骂了声,却不动声色,边往游乐场里走,边问燕雪娇想玩什么。

燕雪娇说:“碰碰车,海盗船,过山车,跳楼机,云霄飞车,遨游太空,我都要玩。”

秦少虎说:“行,只要你敢,我可以陪你玩个遍。”

两人先玩了碰碰车,再坐了摩天轮,坐海盗船对两个人的关系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因为燕雪娇的身份,从小到大,这种很刺激也很危险的东西家里都没让她玩过,她以为就只是一个像船一样的东西在那里摇一摇那么简单,上去之后,当海盗船摇晃的高度不断增高,落下去的那种失重感吓得她大声尖叫,并且下意识将身边的秦少虎抱紧。

秦少虎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怜香惜玉的机会,趁机就将燕雪娇紧紧搂抱在怀里,那手还不经意地扶在了柔软的位置。但燕雪娇没觉得秦少虎流氓,反而觉得在那有力的臂弯里,有种特别的安全感。

她曾幻想过自己的爱情,和自己心爱的人能同患难共生死,此刻,恍惚的有这种错觉,海盗船下落的时候,于从没坐过的她来说,这不是游戏,而是确实惊险的经历。

坐完海盗船下去的时候,燕雪娇只感觉天旋地转的站不稳,秦少虎便扶着她到旁边坐着休息,让她靠在身上,替她揉太阳穴。

这感觉,已经是事实上的恋爱。

慢慢的燕雪娇感觉好了许多,她很享受秦少虎替她揉着的感觉。

秦少虎却突然想小便,让燕雪娇坐会等他。

在去厕所的时候,秦少虎还特地留意了下那几个跟踪者,都分散着,一碰到他的目光就避开了。

秦少虎还是不确定是针对他还是燕雪娇,本来想提醒一下燕雪娇,但担心惊吓到她,坏了玩的兴致。心想,就上个厕所而已,而且又是在游乐场这样的公众地方,料想这几个跳梁小丑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于是就没有提醒燕雪娇。

当秦少虎离开之后,那三个本来分散开的男子马上交流了下眼神,疾走向燕雪娇,左右方靠近,那个瘦男手里拿了块手帕,突然出其不意的出手,捂向燕雪娇的嘴巴。

燕雪娇刚想喊叫,那叫声只能憋在喉咙里,接着就感觉到一种很刺鼻的味道麻痹了神经,然后恍恍惚惚地意识到自己被抬着跑,却全身无力无从挣扎。

游乐园里有不少人看见了这场面,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是燕雪娇病了,要被送去抢救,就算能看出什么不对,这世道人情冷暖,又不是自己亲人或者朋友,谁会过问。

厕所离燕雪娇之前坐的地方有几百米距离,秦少虎从厕所里出来,在视线能及时看向之前燕雪娇坐的位置,已经不见人,目光迅速地扫了一下周围,还是不见人,心里一惊,知道自己低估了对手,拔腿就往游乐场外面奔去。

果然,那辆商务车已经不见!

秦少虎还抱着万一的想法,拿出电话,打了燕雪娇的号码。

电话通了,没有接,他确定百分之百是出事了,如果没出事的话即便燕雪娇是去什么地方,起码会接电话,而且恰好那几个鬼鬼祟祟的男子和商务车都不见了。

狗日的,竟然敢对燕雪娇下手,真是在作死了。

秦少虎马上给周玄武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那辆商务车的牌照和颜色,新旧程度,让他马上找关系去交警大队查找这辆车的去向,同时启动侦探社的所有人员和车辆,在全蜀东市区寻找。另外,秦少虎还告诉了周玄武关于商务车里那几个可疑男子的大概特征。

跟周玄武通完电话后,秦少虎再去游乐场的保安室调监控,查看细节,以他这位超级特种高手的火眼金睛,一定能发现某些蛛丝马迹。要是被他找出这几个王八蛋来,非得废了他们不可!

在燕雪娇休息的那个监控探头画面上,秦少虎看到了瘦男使用下三滥手段的细节,以及两个男子将燕雪娇抬出了游乐场大门。而从大门处的监控视频看到,商务车是往市区方向去的。

秦少虎再将商务车的大致去向告诉了周玄武,然后在外面拦了辆出租车,先给了五百块出租车司机,说:“你到旁边坐着,我开着在城里找找人,顶多只要两个小时。”

司机有些犹豫,其实两个小时他生意再好还不能赚五百块,关键的是他对秦少虎不放心,怕他不会开车。

秦少虎已经没时间跟他磨蹭,知道他心中的顾虑,一伸手就把他给提着塞到座位后面去了,说:“放心吧,没事的,有什么事我负全责!”

在司机还来不及反对的时候,秦少虎已经坐到驾驶位上,松离合,踩油门,车子箭一般的飚了出去,而且眨眼之间已经惊险的从缝隙中超过了好几辆车。

从这里就看得出来,秦少虎不但会开车,而且是老手,但司机还是很急地在喊:“慢一点,慢一点,市区有测速。”

秦少虎说:“等下罚单的钱我都给你交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下一个分叉口,秦少虎看了看左右,看能不能找到某些线索,一眼就瞥见了在路口边挺着的几辆载客摩托,当即把车子靠过去,从兜里再拿出两百块问:“你们有谁在几分钟前见到一辆银灰色商务车往左还是右去了?不准乱说!”

一个摩的司机马上就说了:“我看到了一辆,往左边去了。”

另一个摩的司机说:“我看到好几辆,往左边右边的都有。”

秦少虎说:“我要找的那辆六成新,牌照是SD-32688,而且跑的速度应该跟我的车子一样,很匆忙,很慌乱。”

一摩的司机马上就说:“牌照我不记得,但确实有一辆商务车跑得很快,总超车,还差点跟一个骑单车的人撞上,一个长得很瘦的男人还探头出来凶了。”

秦少虎说:“对,就是这辆,往哪边去了?”

摩的司机指着方向:“往这边。”

秦少虎将两百块钱给他,赶紧就往那个方向追去。他一边驾驶着车,目光一边在左右的道路上搜寻那辆车和那几个男子的踪迹,并且还让坐在后面的出租车司机帮忙留意,怕他万一看遗漏了。

此刻他的心里有些急,担心燕雪娇受到伤害。

而周玄武也已经通过交警部门的关系,从主要路段调监控录像,查看了那辆商务车的去向,并将去向告诉了秦少虎。

但商务车在玉泉街道后进入一处老街,脱离了监控范围。

第13章 追到贼巢

秦少虎开着车从老街找进去,发现里面多是居民住宅区,有很多条小巷子,道路狭窄,人群拥挤,车子走得很很慢。秦少虎干脆不要出租车了,步行在里面寻找那辆商务车,他知道这个区域铁定就是罪犯的一个落脚点,罪犯很可能就在这个区域的某个地方对燕雪娇实施犯罪行为。

如猎人般敏锐的目光,秦少虎迅速地查看着一条条巷道或者院子,寻找那辆商务车的踪迹,周玄武打了电话给秦少虎,说已经让侦探社成员往玉泉街道区域来帮忙寻找,并且还联系了玉泉派出所协助寻找。

突然,秦少虎的眼睛一亮。

他看见了那个先前跟踪着他长得贼眉鼠眼的瘦男从一处巷道转角走了出来,嘴里叼着一支烟,看上去还挺悠闲。

秦少虎不由分说便冲了过去,瘦男看着急冲过来的秦少虎还有些愕然,不知所措。他自然记得秦少虎就是跟燕雪娇一起的男人,只是他不明白怎么秦少虎这么快就跟到这里来,不知道秦少虎冲过来干什么。

虽然看着气势有些不对劲,可他也是有几分本事的人,也不知道秦少虎的厉害,见秦少虎一个人,完全没有感到害怕,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冲过来的秦少虎,颇有点不以为然的架势。

“那个女的呢?”秦少虎站在瘦男面前,开门见山。

“女的?”瘦男装糊涂,“什么女的?”

秦少虎咬牙:“你少给老子装糊涂,你们从游乐场绑架走的那个女的,你最好是赶紧老实点说出来,她要是出了一点意外,老子要你的命!”

“靠,你谁啊,他妈的这么横!”瘦男也有些凶,针锋相对,“你以为你是蜀东大哥啊,能吓唬得了老子?”

“扑”。

话音未落,秦少虎已经一脚踢出,瘦男脚下一滑,人顿时一屁股坐倒。秦少虎再一脚往其手臂上踩落,惨叫伴随着骨骼的断裂声。

随即,秦少虎将脚踩到瘦男脸上,脚尖点在瘦男眼睛位置,咬着牙:“你要再不说的话,起码一只眼睛保不住了,不废了你他妈的不知道老子是谁!”

瘦男吓到了,赶紧说:“我说,我说,她就在前面的楼房里。”

简单的两下子,他便已经知道秦少虎比他以为的要难缠得多,是真有可能弄瞎他的,只好配合。

秦少虎把脚拿开,命令:“滚起来,带我去。”

瘦男赶紧爬起来,一瘸一拐的给秦少虎带路,秦少虎问他们绑架燕雪娇干什么。瘦男说不知道,是帅哥让他们绑的。

秦少虎问:“帅哥是谁?”

瘦男说:“就是菜刀帮蜈蚣哥的儿子。”

“老蜈蚣胡文生的儿子?”秦少虎倒是大大的意外了下,因为他从周玄武给的资料里刚好了解到了这个角色。

“嗯,就是。”瘦男赶紧答,以为秦少虎跟胡文生认识或者有交情,就不会为难他了。结果却听到秦少虎骂了声:“这狗娘养的父子俩都是在作死了。”

瘦男不敢说话了,秦少虎既然知道了胡文生,还敢这么骂,看来真不是盏省油的灯。

往巷道转角进二十米,有一幢旧的楼房,房子最高的也只有八层,没有电梯,还是爬楼梯上去的那种。

爬到五楼楼梯的时候,秦少虎已经听见了一个很年轻的声音隐隐传来:“我再问你一遍,是你自己愿意,配合我,还是我硬来?”

在墙和门的隔音效果下,声音很小,但秦少虎的听力听得很清楚,他从这句话的意思便猜测到可能是那恶少在威胁燕雪娇。

果真就听到了燕雪娇怒不可遏地回答:“你个王八蛋敢打我主意,是在找死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恶少却很嚣张地说:“你是谁也没用,今天我都必须把你给上了,你都不知道我幻想过多少次跟你翻滚的情景,想得我晚上瞌睡都睡不着啊,谁让你不答应跟我玩的呢,我就只能强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得“砰”地一声响。

秦少虎一脚就将门给踢开了,直接冲到了卧室门口,看见了那个让他怒火燃烧的情形,燕雪娇被绳子绑在床上,廋得像根电杆的恶少胡帅则坐在旁边,正准备把手伸向燕雪娇的身体,猛听得外面的响声,回头一看时,便看到了一脸杀气的秦少虎。

“你他妈的谁啊,想干什么?”胡帅先是惊了下,但马上想到自己老爸是老蜈蚣,是这一带的地头蛇,他用得着怕吗,所以反而显得盛气凌人。

“秦少虎。”燕雪娇一瞬间看到希望,喜出望外。

秦少虎二话没说,冲上前就给了胡帅一耳光,将他打栽倒在地,然后还狠狠地踢了两脚,骂:“老子是谁?老子今天慢慢地让你知道!”

揍得几下之后,便先去替燕雪娇解开了绳子。

“妈的,敢打我!”胡帅骂着,冲向靠墙的桌子,一把拉开抽屉,从里面拿起一把手枪来,可还在他笨拙的准备装上弹夹的时候,秦少虎已经折身过来给了他背后一脚,蹬得他撞到墙上,砸到桌子上,轰然一声滚地。

手枪摔向了一边,胡帅瘫倒在那里,感觉身上被撞散架一样,脑子嗡嗡作响,眼睛里金星直冒。

秦少虎像巨人一般站在他面前,说了声:“有种的爬起来跟我打啊,向我开枪啊。”

胡帅不敢动,他担心一动又会被秦少虎暴打,但口气还是很强硬:“小子你别嚣张,你不知道我爸是谁,知道了得吓尿你。你今天动了我,我爸一定会杀了你的!”

秦少虎问:“你爸叫胡文生,外号老蜈蚣,是吧?”

胡帅有些吃惊:“怎么,你知道?”

秦少虎不屑一笑:“就那样的小角色你也敢拿出来吓人,真是没见过世面。别急,你的同伙应该已经打电话给他了,他很快就会来,我在这里等他。”

他踢门冲进来的时候完全没管那个瘦男,而那个瘦男并没有跟进来,如果廋男不是傻子的话,肯定会打电话向胡文生求救。

正好,在周玄武给他的那个名单上,他还没惩戒过这个“老蜈蚣”的,今天就一起把他们父子给整治了,并且从心里把他们摧毁,才让他们不敢再去找燕雪娇的麻烦。

燕雪娇见事情闹得有些大,替他担心:“算了,别跟他们打了,还是报个警把他抓进去,让警察处理吧?”

秦少虎说:“像他们这样的人渣,警察那种文明的处理方式没有用,要么就被保释了,就算坐到里面去,只要有钱,也能过得很悠闲,而且很快出来,只有用我的方式,他们才会终生难忘!”

燕雪娇还是不放心:“可他们来的话肯定有准备,你毕竟只有一个人。”

秦少虎一笑:“我虽然是一个人,但在你面前,却是可阻挡千军万马而不倒的城墙,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话听着虽然有点吹牛,但燕雪娇还是觉得,秦少虎是她可以相信,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她心里涌动着一种特别的幸福。

秦少虎让她好好在里面呆着,把卧室门关起来,他则把胡帅像提小鸡一样的提到了客厅里,又是几耳光的羞辱,再让他好好的跪着。胡帅开始觉得太伤自尊,不跪,被秦少虎折断一根手指,痛得惨叫,马上就跪了。

屋门打开,秦少虎坐在正对门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然地点燃一支烟,等着“老蜈蚣”的到来,而他心里,杀机烈烈。

第14章 大显神威

很快,就听到了楼梯一阵“咚咚”地响,秦少虎又深吸了一口烟,将烟雾吹向胡帅的脸上:“你老子来了,你能不能咸鱼翻身就看你老子的本事大小了。”

说话间,几个手里提着菜刀的混混已经杀气腾腾地冲进屋里,看见秦少虎悠然的坐着抽烟和胡帅狼狈跪着的对比,愣住了。

他们绝想不到胡帅会这样屈辱跪着的,因为对于混混来说,很多时候面子比命还重要,跪着可是一件相当丢人的事情,那可能意味着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帅哥,起来啊,跪着干什么?”一混混着急地喊。

胡帅马上反应过来,自己的救兵到了,当即手往地下一撑,就准备站起来,结果才站到一半,秦少虎脚一抬,压向他的肩膀,让他又跪了下去。

“你找死了!”一混混吆喝着,将手中雪亮的菜刀往秦少虎一指,大有劈掉秦少虎的架势。

秦少虎淡然一笑:“我就找死了,有本事砍我啊!”

“狗日的好狂,老子今天就砍你又怎么了!”混混被秦少虎搞得下不了台,只有出手,挥着刀就冲过去。

刀往秦少虎的肩膀上斜劈而下。

虽然做得那么凶,可他还是不敢往头上劈,担心劈出人命来,但事实上管他是劈头还是劈肩,对秦少虎来说都一样,他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抬脚,直接蹬到混混的小腿上,使得混混脚下一滑,单膝就跪了下去。

身子还没法跪稳,双手扑在了地上,像磕头作揖一般。

秦少虎取笑他:“你砍人就砍人,又是下跪又是行礼的干什么,拜老大啊?”

混混恼羞成怒,想爬起来继续动手,才发现膝盖跪下之时已经被磕伤了,一用力就负痛,站不稳,“哎哟”地叫得一声,自己栽倒下去。

“哎哎,你这是怎么了,拜个没完,想拜死我啊。”秦少虎装傻充愣的捉弄他。

其他混混也不是傻子,看出来秦少虎不是个好惹的,虽然看见同伙那么狼狈,可都不敢轻举妄动,在等着后面的大人物登场。

“老蜈蚣”胡文生总算姗姗来迟。

比起那些凶神恶煞先冲上来的混混来说,他的表现确实太悠闲了点,穿西裤配皮鞋,头发油光发亮的往后面梳着,嘴里还叼着个大烟斗,后面跟着好几个中年男子。

如果要换在冬季,穿风衣系围巾的话,倒有几分上海滩大哥的味道。

胡文生慢吞吞地跨进屋子,目光冷静地一扫屋里,甚至都没理会跪在那里的儿子,直接盯在秦少虎脸上:“兄弟有几分本事啊,哪条道上的?”

秦少虎一点也不客气:“我哪条道上的跟你有狗屁关系吗?”

“人在江湖混,只有一条命,兄弟何必这么狂呢?”胡文生不怒,话中绵里藏针。

秦少虎说:“没办法,天生就是这么狂,喜欢踩着别人说话,怎么,你看不惯吗?看不惯的话砍我啊,你这么多兄弟。”

“妈的,这狗日的太狂了,让我弄死他!”跟在胡文生后面一矮个子中年人伸手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弹簧刀,手指一按弹簧,刀刃就弹了出来,气势汹汹的就准备扑向秦少虎。

“等下。”胡文生竟然伸手拉住矮个子,“先弄清楚是哪条道上的兄弟,也免得万一误会了不好,毕竟,蜀东也就这么大,江湖上混的各路大哥,也多少有点渊源。”

其实这只是面子话,胡文生外号“老蜈蚣”,个性老奸巨猾,他一到这里就看出来秦少虎比他想象的要难缠,单人家那份淡定就足够惊人,而往往能有这种淡定的人,都是有来头,有底气的。

在江湖打滚这么多年,他深深地明白,凡事谨慎点,以免阴沟里翻船。而且,在话里面他并无示弱之意,反而暗示了自己在蜀东的江湖有一席之地,和各方大佬都有或多或少的渊源,意思是让秦少虎悠着点,别太任性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秦少虎不是一般的江湖人物,并不跟他玩江湖中息事宁人和气生财那一套,秦少虎今天已经下定了修理他的决心,所以话里全不给面子地说:“老子人行道上的,难道跟你也有渊源?”

胡文生已经显然地感觉,心中那种愤怒的情绪在发酵,暗藏杀机地问了句:“这么说来,你今天是非得跟我杠到底,要玩个你死我活了?”

“你说错了,今天不是跟你拼你死我活,而是从今天起,菜刀帮不复存在!”那话从秦少虎的口里说来,字字杀机,听得胡文生这老江湖都胆战心惊的,因为他从本来嬉皮笑脸的秦少虎眼里看到了一种锋芒的东西。

但话已至此,胡文生退无可退。

而那个矮子已经再次冲动起来:“蜈蚣哥,这次你别拦我,这小子狂得没本钱,我忍无可忍了!”

吼罢,挺着匕首就扑向秦少虎。

匕首平平无奇,但那刀尖还是可怕的,直往秦少虎的胸膛插落!

果然是狠角色,比起之前只敢往肩头砍的小混混,无疑要老辣和狠毒许多,有豁出去的架势,说不好就是背负命案的主。

平常爱嬉皮笑脸捉弄人的秦少虎,此刻也没那心情了,他此刻的心里只有煞气,眼见得匕首袭来,他坐在那里却巍然不动,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必定会倒在匕首下时,却只见得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匕首的刀尖离秦少虎胸膛两指的距离停住了,秦少虎稳稳地抓住了矮个子的手腕。

矮个子无论是想刺进还是抽出来,都纹丝不动,急得他抬脚蹬向秦少虎,结果秦少虎的手上一用力,就只听得矮个子的惨叫和匕首“哐啷”掉地的声音。

秦少虎再一脚,蹬在矮个子的肚子上,矮个子贴地就摔飞出去,撞到墙上才停,然后跟死狗一样的哼哼着起不来了。

“都给我一起上,弄死他!”胡文生歇斯底里地吼起来,他看出秦少虎是练过的,除了以少胜多,没有更好的办法。

而在他这一声吼之后,无论是用弹簧刀的中年人,还是用菜刀的小混混,都一起冲向秦少虎。

秦少虎突然长身而起,手脚并用,只听得一片噼噼啪啪的声响和“哎哟”的叫声,眨眼之间,那些凶神恶煞杀气腾腾的混混都躺地上起不来了,一直在外围观战的胡文生连儿子也顾不得,拔腿就想往屋外逃。

一只脚才跨出门槛,就被秦少虎伸手抓住后领,当小鸡一样的提着,扔回了屋子里,胡文生看着秦少虎那眼神,心里已经开始了颤抖。

大小姐的神级护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大小姐的神级护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标题:爆宠萌狐:王爷仙尊,么么哒最新章节小说名:爆宠萌狐:王爷仙尊,么么哒目录预览:第一章被馒头噎死了第二章:天上掉下个小狐狸第三章:流白:看你表现第四章:小狐狸跳了一支舞第五章生气的小狐狸第一章被馒头噎死了容小柒悲催的发现自己穿越了。穿到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国度。也就是穿越者们熟称的架空时代。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身边的都是一群狐狸?还全是一些男狐狸!一定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但是又一睁眼,还是和刚才无异。这时的容小柒也终于发现了自己真的穿越了这件事时。容小柒经过几天的消化,终于知道了这群...

  • 原标题:【今日20191112】推荐《夺爱帝少请放手》在线阅读小说名:夺爱帝少请放手目录预览:《夺爱帝少请放手》《夺爱帝少请放手》《夺爱帝少请放手》《夺爱帝少请放手》《夺爱帝少请放手》《夺爱帝少请放手》炙热从后背慢慢的包围过来,湿热的呼吸浸湿在耳畔,“第一次?”陌生的气息萦绕在耳畔,令人瑟瑟发抖,却不敢出声。林辛言似乎感觉到男人顿了一下,而后再次响起他的声音,“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她紧张的攥紧双手,摇摇头,“我不后悔——”她十八岁,正好年华,却……痛!撕裂般的痛楚让她在男人怀里抖了抖。为保留那最...

  • 原标题:病娇王爷妃有毒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病娇王爷妃有毒目录预览:第1章野外相遇第2章大叔第3章同车第1章野外相遇哒哒哒——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八匹高头大马护着一辆马车,缓缓走到官道一处开阔地停了下来。马车上有着一个祥云绕月的标志,表明其所属乃是璃云与琉月第一商行——云月商行。“主子,此地可暂且修整。”八人中领头之人,吩咐其他人去做修整,然后来到马车门前。一只苍白无力的手从那门帘之内伸出,缓缓掀起门帘露出一张同样苍白的脸。看到等候在一旁的人,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笑容。“紫云,扶我下去。”原来,此一行人...

  • 原标题:【今日20191112】推荐《超级天王》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超级天王目录预览:第一章、你有病吧?第二章、我真羡慕你是我爹!第三章、她们忙着打老鼠!第四章、不平等条约!第五章、唐心的私密日记!第一章、你有病吧?鸟鸣、山溪、藓苔、枯叶、高墙、铁网、绿茵草地-------这不是菁菁校园,这是恨山监狱。在一处可以瞭望整个监狱放风广场的高楼里面,唐重正端坐在桌前写字。毛笔字。“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笔法秀逸,墨彩艳发。气韵生动,风神潇洒。年纪轻轻就能够写就这样一手好字,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 原标题:小说妃藏空间,腹黑王爷小逃妻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妃藏空间,腹黑王爷小逃妻14解毒向九菱有些吃惊的看着她的娘,心中腹诽。娘,你是亲生的吗?七姐的嫁妆不能动,我的就能动了?!向九菱翻看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原主从小就不爱说话,更不会阿谀奉承讨好人,在家又是最小的,人人都能管着她,所以这些年受欺负惯了。她这个娘毕竟年纪大了,家里又人多事杂,所以跟向小九,也没有特别亲近的母女亲情,怪不得这些年向小九一直人善被人欺的。向九菱还没等说话,向老头却不干了,斩钉截铁的瞪了他婆娘一眼,“不行!小九的...

  • 原标题:今日20191112推荐小说之《帝君首席勿忘我》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帝君首席勿忘我目录预览:《帝君首席勿忘我》《帝君首席勿忘我》《帝君首席勿忘我》《帝君首席勿忘我》夜,总统套房。白轻轻撬锁偷溜进来后,听到了浴室传来的水声。透过磨砂的门,她能看到男人伟岸的身材,看的她心跳加速。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白轻轻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拿好手中的喷雾,先拔掉了套房的卡。顿时,房间里一片漆黑。“咔嚓”,浴室门被打开。厉君霆皱起眉头,刚洗好澡就停电了,现在整个房间里一片漆黑。“呲呲呲——”,白轻轻看到...

  • 原标题:爱“哭”的王妃有糖吃4章小说:爱“哭”的王妃有糖吃第4章贵人相助“回大人,有……有一个小姑娘突然冲了过来,惊吓了马儿……”车夫吓得不轻,嘴里打着颤儿回话道。白若潼闻声望去,问话之人身着碧色公服,头戴黑色鹖冠。正方脸,眉心拧成一个川字。万安暗戳戳的躲在街巷一角,眼直勾勾的盯着白若潼与那马车中人。他虽不能辨认车主身份,不过瞧着这镶金雕花檀木车厢,也知那厢中贵主非富即贵。只愿里头的贵主是个性子淡漠的,埋汰白若潼几句撇她离去。“大人……求求你救救我!”白若潼余光瞧见万安,心头一紧,不管三七二十一...

  • 原标题:【今日20191112】推荐《我如蜜糖天然甜》在线阅读小说:我如蜜糖天然甜目录预览:《我如蜜糖天然甜》《我如蜜糖天然甜》《我如蜜糖天然甜》《我如蜜糖天然甜》《我如蜜糖天然甜》《我如蜜糖天然甜》湛白的灯光映在舞台中央,为台上的一对新人洒下一片金光。慕如歌一身圣洁婚纱,眸子里却浮现不合时宜的忐忑,随着婚礼的进行,欲言又止——“希南……”“如歌,别紧张。”新郎一声黑色西装,笔挺的英姿惹众人称羡,今天是顾城希家和慕家的世纪婚礼,自然万众瞩目。可是偏偏,慕如歌频频走神,脸色越发的苍白。就在此时——...

  • 原标题:小说以我深情渡余年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以我深情渡余年第11章所谓爱情“讨厌,铭哥哥,你怎么那么心急。”温宁的脸,一下变得苍白,因为她听得出来那个女人的声音是谁,不是别人,而是……温岚!“难道不是你这个小妖精主动找我的吗?”余非铭一把搂住温岚的纤腰。温宁睫毛颤动,不敢相信,车里的男人,竟然真的是她那个所谓的正人君子的未婚夫!当年,妈妈的娘家在江城还算有些底蕴,于是在她小时候就给她定了娃娃亲,是和当地有名的豪门余家联姻。温宁和余非铭也一直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着,本来,在温宁十八岁以后就...

  • 原标题:怦然心动:宝贝儿,别闹最新章节小说:怦然心动:宝贝儿,别闹目录预览:第1章我今天就要跳坏这张床第2章哪个男人如此不行第3章打黄扫非,举起手来1第4章打黄扫非,举起手来2第5章混蛋玩意儿第1章我今天就要跳坏这张床“一个合格的前任应该像死了一样,一别两宽,各自欢喜,老死不相往来。傅衍息你一个大男人,别谈得起分不起。”高高兴兴来公司面试,住个酒店却遇上前男友骚扰。这运气也是醉了。男人俊美面容上醉意浓厚,目光陶醉微醺,带着分不清楚真假的迷恋。得。对牛弹琴。鹿一萌撩拨下长发,双手交叉抱在身前,“好...